当前位置:首页 > 工程 > 小说:汤宁的难处

小说:汤宁的难处

关键词:汉哀帝 不完美妈妈 婚礼 朋友的婚礼 小说 跳槽那些事儿???发布时间:2019-09-08 10:00:01

作者:韩雪丽

小说:汤宁的难处

媛媛累了一天,早早睡了,汤宁和母亲还在灯下聊天,说的都是婚事,张姨说,这家人一看就是老实人,婚事别委屈了人家。

汤宁点头,我知道,我是认真的。

张姨叹了口气,然后低声说,她那里,不会生事吧,她现在病得好些了吗。

汤宁皱眉,忽好忽坏的。

张姨说,你已经仁至义尽了,你们又不是夫妻,她的事你花钱出力,已经够了,可不能再影响你的生活了,你都快四十了。

汤宁深深的叹了口气,总是因了我,放手不管,心里过不去,而且她家的情况你也知道,没什么人了,她哥哥又是那样极端的性子。

张姨摇头,她小时候也是可爱的小姑娘,都是家里娇惯的,顺风顺水惯了,一点委屈受不得,她哥哥也是混帐性子。

张姨叮咛儿子,这事不要让刘家知道了,刘欣也是个天真的人,怕她不乐意。

她沉默了一下说,其实刘欣那个朋友苏慧到是精明强干的人,我原以为你会找那样的人,到是个帮手。

汤宁摇头,我喜欢刘欣,让人心静,通情达理,人也心细。

做母亲的点头,刘欣是个好姑娘,你看她对媛媛,就看出来了,她愿意为你接受媛媛,这就好。

最后汤宁的母亲叮咛说,那边的事尽快解决好,实在不行,多花点钱,送她出国吧。

还是安排她出国,再领结婚证吧,刘欣是个单纯的人,给她一个稳定的生活。

汤宁点点头,他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,他认为国外的生活环境,也许对她更有好处。

还是要抓紧时间见见他。

第二天汤宁的父母和媛媛要坐车回去了,刘欣赶来相送,和媛媛已经熟悉了,两人能聊几句。

张姨拉着刘欣的手,轻轻的说,要相信汤宁,我的儿子我知道,他对你是认真的。

刘欣脸有些红了。

汤家的人回去了。

汤宁说,他有个朋友要结婚,他要过去几天。下午就走。

刘欣有些奇怪,从没听汤宁提起过,她想起张姨的话,要相信汤宁。

汤宁的表情有些严肃,刘欣丝毫感觉不出,他是参加别人的婚礼。

小说:汤宁的难处

汤宁走了,刘欣没有回家,去了苏慧的影楼。

汤宁父母给刘欣带了不少特产,刘欣一部分给杨姐,一部分给了苏慧,杨姐为她的事,一直帮忙,苏慧是她的朋友。

苏慧一听张姨来了,怪刘欣没告诉她,她和张姨挺投缘,刘欣有些不好意思,只好解释说,时间太紧张,没想到她们一早就走。

苏慧说,张姨和你说什么了吗,刘欣说,让我相信汤宁。

随后说了汤宁要去参加朋友婚礼的事,但感觉表情有些过于紧张,对了,当时的感觉是紧张。

刘欣感觉汤宁提到那个朋友的时候,他的表情有些紧张。

这种感觉不好表明,只好说,感觉汤宁怪怪的,参加朋友婚礼,应该是高兴的事,可是汤宁很严肃。

苏慧已经确定汤宁背后有故事,但这个故事,可能不让人愉快,既然汤宁要隐瞒,那就不要拆穿了。

她安慰朋友,你们没结婚呢,他的事,让他解决去吧,张姨说了要相信汤宁,你就相信吧。

刘欣说,看来你也认为,汤宁的话有问题,只是你和张姨一样,让我相信汤宁,好吧,相信就相信吧,每个人都有秘密,他不愿意说,我就不问吧,希望他真能处理好一切。

汤宁这一次,和上次一样,都是关机,有时候他会打电话过来,只说是忙。

刘欣已经确定汤宁所谓的参加朋友的婚礼是假话,参加别人的婚礼会关机吗。什么事让他必须关机,那只能说明,他处理的事情,很麻烦,不想让外界干扰。

她好几次忍不住,想问个究竟,她宁愿与他同进退,共同面对,她一直在想,能为什么事,一定要如此。可是苏慧的话也有道理,毕竟她和他现在没结婚,她只是他的未婚妻,他有权力在一些事情上保密。

她只能祈祷他一切顺利,他的顺利,就是她的顺利,这一刻她突然明白,原来爱一个人,就是感同身受,就是替他想。

她每天上班下班,工作如常。

杨姐现在和她的往来更加密切,先是杨姐帮她的忙,给她介绍男友,现在是刘欣要成为汤宁的妻子,不管是为了老公的业务,还是儿子的工作,刘欣反而成了她的贵人。

她们同进同出,有时候逛街,有时候一起吃饭,都是刘欣抢着买单,她总感觉欠杨姐一个人情。

老张提醒妻子,不要这样,刘欣是一个重情义的人,自家不能托大。杨姐点头,放心好了,刘欣现在是要感谢我,我明白,回头随个大份子给她。

小说:汤宁的难处

再见到汤宁的时候,感觉他明显的放松了。刘欣也松了口气,只要顺利就好,他们之间好像共同保守一个秘密。

两个人说好了下周一去领证。

周五的下午,快下班的时候,刘欣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一个男子的声音,他只说了一句话,一会儿有个快递,收了快递再离开。

刘欣有些莫名其妙,看了看来电,是一个陌生号码,她回拨过去,那边提示已关机。

她看了看表,还有半个小时下班,为了这个莫名的电话,真的要多等一会儿吗,她对自己说,一个小时,一个小时之内,过了一小时就离开。

同事们陆陆续续下班了,刘欣有些焦急,她想走,又感觉那个电话不是打错的。

她对自己说,就一个小时,过了一小时就走。

快到一个小时的时候,公司里的员工已经不多了,只有设计部在加班。

刘欣也收拾完毕,打算离开。

这时候,有个送快递的来了,是刘欣的。

刘欣回到办公室,打开快递,里面是一张字条,上面写着,汤宁的钱从哪来的。

还有一叠文件似的东西,刘欣展开了,她吓了一跳,里面是一个叫谢蕊的人的交通意外单据,谢蕊,她默念这个名字,后面有一张是汤宁的结婚复印件,上面汤宁的妻子,名字是谢蕊。

刘欣看了看那些单据,她恢复了思维,这里面显示的是,汤宁的一大部分资产是来源于谢蕊的保额赔付。

谢蕊死于八年前的交通意外,而事先在保险公司投保了。

受益人,只有一个人就是汤宁。

对着这些单据,刘欣终于感到了什么是恐惧。

她去洗手间,洗了洗脸,让自己先镇静下来。然后回到办公室,喝了杯水。

心情这才平复些。

她在心里对自己说,要冷静要冷静。

她把那些单据又反复看了一次,都是复印件,有的清楚有的不清楚。

她想想,那个电话,于是又拨打了过去,还是关机状态,

她把那个号码发短信给苏慧,让她帮忙找朋友打听一下那个机主是谁。不一会儿,苏慧的电话回了过来,那是个外地号码,十多前就启用了,但是没什么信息,没有机主信息,那些年手机号管理混乱,好多小店里销售的号,都没有记录,该号一直不欠费。

她问刘欣为什么。刘欣长长的叹了口气,她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苏慧,这件事太奇怪,这是汤宁的隐私,可是现在不告诉苏慧,她自己又不好判断。

刘欣最终还是找了苏慧。

她把电话和文件一起告知朋友,内心有些挣扎,这样对汤宁是不是不太公平,可是汤宁对她的隐瞒,才让她,不能和他开诚布公。

不过是想要找个人结婚,如何会成了现在的局面。

苏慧仔细看了那些保险的文件,虽然都是复印件,但条理分明,逻辑上说的通。

她沉默了一会儿才说,还是分手吧。

刘欣不可置信的问,就因为一封快递,一个电话。

苏慧叹口气,你想过没有,这不是一个电话一封快递,是汤宁一直被人盯着,现在盯上了你,人家知道你的手机号,知道你的单位地址,估计也知道你的一切情况。目的就是警告你,如果你分手,此事到此为止,如果你不分手,后面的事,不可估量。我们在明,人家在暗,你怎么办。

刘欣此时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感到恐惧,这才是原因,因为你不知道对方,对方却对你知之很深,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,太不舒服。

可是对方不明着来,而是用这种方法,那么他是对汤宁有所顾忌。

刘欣想想,不能这样了,她的确不了解汤宁,可是并不想就这样分手,他们相处半年多了,她不想因了一个电话一个快递,一段往事,就放弃。她不是一个固执的人,可是对一个她想要结婚的人,她想要争取一下。也许是爱情给了她勇气,也许是她不甘心向不知的命运低头。

她决定约汤宁,把一切摊开来,她愿意相信他一次,和他共同面对。

小说:汤宁的难处

苏慧没想到刘欣这么坚决。

她以为刘欣会放手,如果是她,她现在就终止这场感情,变数太多,混乱的局面,隐瞒太多的爱人。

刘欣却说,信任可能是一种莫名的感觉,我就是相信汤宁。

苏慧想,也许这是爱情让人昏了头,明知是坑也会跳,也是一种幸福,但愿能幸运。

好吧,她站起身来,我祝你好运吧,但愿一切顺利。

刘欣给汤宁打电话的时候,汤宁还在办公室,他说,你到我家等我吧,那说话方便。

刘欣在汤宁家的楼下徘徊的时候,心里在想,是不是自己着了迷,这个人身上,其实有太多的不确定,现在把东西,给了他,仍然不确定,他会不会和自己说实话。

看见汤宁的时候,心里莫名安定了些,好像和他在一起,就感到了踏实。

汤宁知道有事,刘欣刚才电话里的语气,让他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,也许他要隐瞒的事,瞒不住了。

小说:汤宁的难处

分享 2019-09-08 10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